50_50px;

1920_370px;

畅游舟曲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畅游舟曲 > 畅游舟曲

畅游舟曲

陇上红〡腊子口篇

来源:赏书房 作者: 时间:2018-7-10 阅读:

陇  上  红

——踏寻红军长征的甘肃印迹之腊子口篇

文〡吕志强

腊子口:飞将军自重霄入

万里长征,红军跨越的高山险隘、突破的天堑难关,不胜枚举。

腊子口,是又一座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险要关隘;腊子口战役,则是又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生死决战。

空山新雨后,初夏午风凉。

当腊子口战役的枪炮声、呐喊声消歇了81年后,我慕名来到这方闻名遐迩的旧日战场。

站在当年战场的核心地带老虎嘴前,我终于真切地体会到,为什么史书与世人皆称腊子口为“天险”。

顾名思义,天险者,天设之险阻也。其实,这一路从甘南迭部走来,经行处尽是重山叠嶂、深沟急流,让人感觉处处都可谓难关、天险。然而,腊子口才绝对是这关中之关、险中之险。

腊子口战役纪念碑

腊子口,位于迭山深处腊子沟中段,两侧高山壁立,林木茂密,云雾缭绕。最险要处,就是被当地人称作老虎嘴的碍口。这道悬崖绝壁间的口子,只有30米宽,崖高峡窄,山大沟深,而且还有一条水急浪猛的腊子河穿峡而过,凭空又给这道险关增添了一道天险。

对防守者来讲,这真是一道再好不过的天然关卡;而对进攻方来说,这实在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天大障碍。

当地有民谣称:“人过腊子口,像过老虎口。”难怪,当年防守腊子口的国民党兵在两军激烈交火之际,还敢气焰嚣张地向红军示威叫板:“你们就是打到明年,也休想从鲁师长的防区过去!”

这个国民党兵口中的鲁师长,就是时任国民党新编第十四师师长的鲁大昌。

鲁大昌,甘肃临夏黄泥湾乡鲁家村人,自幼丧母,早年辍学,以摆地摊、当货郎、干脚夫为生,清光绪末年入循化参将罗开福部当兵,开始其军旅生涯,向以作战勇猛、惯打白刃战肉搏战著称。民国十九年(1930年)起,鲁大昌先后占据岷县、临潭、漳县、陇西、洮沙、临洮、渭源、武都、西固(今舟曲)、文县、武山、西和、礼县、甘谷14县,成为称霸一方的“土皇帝”。民国二十年(1931年),国民党军政部给了鲁大昌部新编第十四师番号。鲁师长之称谓,即源于此。

当年国民党守军修筑的碉堡

1935年9月,国民党甘肃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电示鲁大昌,命他“速调集兵力进驻腊子口附近构筑工事固守”,截击红军北进。

接到命令,鲁大昌即部署两个整营的兵力,在腊子口层层构筑工事,囤积粮食弹药,重重设防阻挡红军。在最险要的老虎嘴桥头堡,鲁大昌布置了一个连的兵力,四挺重机枪排列碉堡内,拉开架势要与红军决一死战。

在腊子口山后,鲁大昌还纵深配置了4个团,并命令驻岷县的部队随时增援。安排部署停当,洋洋得意的鲁大昌便在岷县城里花天酒地,只等前方捷报。

更为严重的是,中央红军所面对的敌军,还不只是鲁大昌的一个师——左侧有卓尼杨土司的上万骑兵,右侧有一直尾随的胡宗南主力,后侧还有从四川远远跟来的刘文辉川军。

如果不能快速突破腊子口,红军将陷入被敌四面合围的绝境。

此时此刻,中央红军的命运,甚至中国革命的命运,皆系于腊子口战役的胜败。

承担攻占腊子口任务的,是红军的王牌主力——林彪、聂荣臻的红一军团,具体负责攻坚的,是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。这个团,是红军名副其实的王牌里的王牌、先锋中的先锋、尖刀上的刀尖,突破乌江天险,飞夺泸定铁桥,都是这支铁军的杰作。过草地,红四团依然走在最前面开路,用双脚为全军踩出了一条通道。团长王开湘、政委杨成武,被毛泽东分别称赞为“斧头将军”和“白袍小将”。

拿下腊子口,毛泽东限定的时间是三天。

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的天险腊子口,成为砥砺红四团这柄尖刀的又一块磨刀石。

雕塑《激战腊子口》

1935年9月16日,战斗打响。

四团一营开始向腊子口发起强攻。可是,几次攻击,都被敌人猛烈的火力压了回来,不但毫无进展,而且部队伤亡很大。

这样强攻下去,是不是真要“打到明年”?

对于腊子口战役的重要性,对于拿下腊子口的意义,毛泽东最清楚。战斗打到这个份上,连向来稳重如山的毛泽东似乎也急了,不断来电询问攻击情况。

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、政委聂荣臻,二师师长陈光、政委肖华,四团团长王开湘、政委杨成武,都坐不住了,一股脑儿全到了一线。

林彪、聂荣臻、陈光、肖华都到了四团指挥所,轮流用望远镜向腊子口方向观察。

王开湘、杨成武到了最前沿的一营,与官兵一起想办法。

研究来研究去,最好的办法,还是派部队攀上悬崖绝壁,迂回到敌人侧后。

可是,这样高这么陡的悬崖绝壁,怎能攀得上去?

共产党人最信任群众,最相信群众的智慧和力量。于是,四团召开士兵大会,发动群众想办法出主意。正在大家热烈讨论之际,一个从贵州入伍的苗族小战士站起身来,自告奋勇地说:“我能爬上去!”

王开湘、杨成武喜出望外,但还是有些不放心,就带着这个小战士来到悬崖下一个敌人看不到的死角,让他先演练一遍。见这个小战士果然猿猴般攀上绝壁、又猿猴般下了山崖,大家这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于是,四团调整了攻击部署:团长王开湘带领一连、二连和侦察组、信号组,攀登绝壁迂回,第一个先攀上悬崖的,自然是那个苗族小战士;政委杨成武率领二营继续正面强攻,六连担任主攻连。

胜利的号角

入夜,战斗再次打响,枪声、手榴弹爆炸声顿时响成一片。

正面强攻的六连打得很勇猛,也很艰难。老虎嘴这道口子太窄了,敌人用机枪、手榴弹完全封锁了通道,很快战场上就铺了一层手榴弹破片和没有拉弦的手榴弹。

六连不顾伤亡,反复向守敌猛攻。仗打到后半夜,六连又组织了敢死队,向桥头堡之敌发动偷袭。不料,一个战士在抓着横木过桥时掉进了河沟。敌人被惊动了,开始向桥下猛烈射击。见敌人的火力被吸引到桥下,六连指导员胡炳云乘机带着一个排扑了上去,短兵相接,杀声震天,一场肉搏战打得你死我活。

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腊子口山后升起了信号弹——迂回成功了!

总攻开始!正面强攻部队如猛虎扑食,继续凶猛地扑向守敌;迂回攻击部队似神兵天降,打得敌人晕头转向。

面对红军狂风暴雨般的强大攻势,敌人溃败了,像兔子一样向岷县方向逃窜。

红军突破天险腊子口,只用了不到一昼夜的时间。

又一道天险,被红军踩到了脚下。

那个率先攀上悬崖绝壁的苗族小战士,却连姓名也没留下,大家只知道,他有个外号叫“云贵川”。

腊子河上小桥横

岁月荏苒,硝烟远去。如今的腊子口,早已是甘南迭部一个著名的旅游风景区。巍峨的群山,茂密的森林,奔涌的河流,碧蓝的天空,洁净的云朵,一切都是那样令人神清气爽、心旷神怡。

松涛阵阵,恍若昔日战场的悠远回声,荡漾回旋,响彻山谷。在老虎嘴下、腊子河边,我徘徊复徘徊,感慨又感慨,久久仰望着那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,思绪如潮水般翻卷奔腾。不经意间,竟又想起了那个叫“云贵川”的苗族小战士,那一句“我能爬上去”的铿锵话语,仿佛就在我的耳畔回响。

英雄无名,但英雄无悔。我相信,这连绵起伏的青山,早已记下了如“云贵川”一样有名或无名的英雄们,他们的精神与业绩,必将与世长存。

上篇:

下篇:

免责声明 | 隐私保护 | 联系我们
地址:甘肃省甘南州舟曲县迭峰新区林草坝15号 电话:0941-5188888
Copyrights © 2018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舟曲县博峪民俗风情文化产业园御景生态园 陇ICP备18002808号
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
  • 95_95px;

    官方微信

咨询热线:0941-5188888